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長春女子收了一套房的錢幫人代孕,生下兒子后反悔了!她提出要…

ZAKER吉林 10-23

今年兩歲半的男孩天天(化名),

并不知道自己的特殊身世,

直到不久前,

他才第一次見到母親玲玲(化名),

而天天也對自己的親生母親十分抗拒,

究竟發生了什么,

讓這對母子關系如此生疏?

原來,玲玲是一位代孕媽媽。

天天的父親王先生在 35 歲那年,

通過網絡認識了東北女子玲玲,

但和別人家的爸爸媽媽不同,

天天的父母不曾戀愛、沒有結婚,

甚至在算不上真正認識的情況下,

就有了天天。

兩人是在 " 代孕群 " 里相識的,

目的也只有一個

生子!

天天爸爸說,

當時兩人談妥了條件,

在自己支付了

東北一套小戶型房子的價格后,

玲玲便開始了自己代孕的 " 工作 "。

在這期間,

玲玲按 " 進度 ",

從王先生這里領取 " 工資 "。

直到 2016 年底,

天天出生。

滿月是舉家團圓的好日子,

但對天天來說,滿月就意味著母子分離,

因為按照父母雙方的協議,

滿月后,

媽媽就完成了她的 " 項目 "

收尾款,關賬,走人,

從此互不打擾。

據玲玲講,

離開孩子的這天,

上海一整天都飄著雨,

自己的心情,

似乎也和這天氣一樣陰沉。

天天百日那天,

媽媽特地從長春老家趕到上海,

在得到天天爸爸的同意后,

看了一眼孩子。

誰知這一眼就讓她再也放不下了,

盡管知道代孕是錯的,

但畢竟經過了十月懷胎、血肉相連,

原本只是為了賺錢的玲玲,

開始對孩子越來越舍不得。

于是兩個月后,

玲玲把王先生告上了法庭,

想要爭孩子的撫養權。

案子經過冗長的調查和審判,

一審、二審都駁回了玲玲的請求,

把天天判給了王先生,

但沒過幾個月,

玲玲再次把王先生告上了法庭,

這一次她要的是孩子的探視權。

這個案子,

一度讓法院的法官們為了難,

從法理上講玲玲是孩子的母親,

天經地義可以探視孩子

但王先生的顧慮也不無道理,

由于天天的父母

沒有婚姻,沒有感情,

更沒有共同的親戚和朋友,

甚至連對方家住哪里都不知道。

一旦玲玲在探視過程中,

帶著孩子一走了之,

王先生該上哪兒去找孩子呢?

最終,法官們另辟蹊徑,引入了第三人探視機制:玲玲必須在陽光中心社工的陪同下,才能和天天進行會面。這樣一來,媽媽能一解相思之苦,也免除了爸爸的后顧之憂。

法院最終判決,

玲玲在第三方陪同的情況下,

每月對天天進行一次探視。

如今,天天已經開始有規律地和媽媽見面了。在第二次探視的時候,向來膽小謹慎的天天,竟然破天荒地開口叫了聲 " 媽媽 ",可見,他已經慢慢接受了這個陌生的阿姨,也慢慢有了 " 媽媽 " 的概念。

來源:看看新聞、新聞夜航

編輯:齊立

以上內容由"ZAKER吉林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
相關閱讀

最新評論

沒有更多評論了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3d组六24住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