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桑伯格,高舉環保旗幟的“圣女貞德”

ZAKER吉林 10-23

瑞典環保女孩桑伯格火了,她的粉絲甚至希望她獲得今年的諾貝爾和平獎。好在老成持重的諾獎評委們不是追星族,不會跟著他們一塊兒瘋。

9 月 23 日,桑伯格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了那個著名的 "how dare you" 演講。在演講中,桑伯格義正辭嚴地說:" 我們正處于大規模滅絕的開始,你們能談論的只有金錢和永恒經濟增長的神話?你們怎么敢這樣!你們已經用空洞的言語,偷走了我的夢想和童年。"

就像哈姆雷特一樣,桑伯格的演講和形象落在不同人的眼里,便有了不同的解讀。在環保主義者眼中,她代表了純潔的、不受利益沾染的力量,對環保事業的推動極具價值。在保守人士眼中,這小姑娘的言論純屬胡說八道,完全是一個外行的胡言亂語。然而她的影響力又超過了她的年齡,讓人沒法等閑視之。

而最有意思的是中國網友的態度,人們普遍反感這個小姑娘,不是因為她的觀點,而是因為她咄咄逼人的姿態。那怒目而視的表情,劍拔弩張的態度,真理在握的亢奮,很容易讓人想起某些不好的記憶。

說句老實話,我也不喜歡這個小姑娘,她的姿態和觀點我都不太接受。我在朋友圈轉了一篇批評她的文章,一位朋友質疑我,即便你不同意她的看法,看不上她的姿態,但作為一個成年人去攻擊一個小姑娘,這不是君子所為。

雖然我有點兒惱羞成怒地跟他掰扯了一個小時,但我也暗自接受了他的看法,這就是個小姑娘,她有自己非黑即白的單純世界,有自己幼稚的想法,卻也有常人難以企及的勇氣。攻擊她,這太不體面了。

而且真正讓人反感的不是桑伯格,我們笨想,以她這樣一個小姑娘,會走到聯合國總部去發言?會乘坐一艘零排放的帆船橫渡大西洋?誰給她提供的機會?又是誰給做的宣傳?

也許我們需要聽一下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發言:" 沒人告訴她世界是多么的復雜且不同,亞洲和非洲的一些發展中國家也希望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瑞典人相當。" 普京評價格雷塔是個單純而善良的少女,但被有心人利用了。他提到,不應該把兒童和青少年卷入成年人的世界,讓他們變得極端。

誰是 " 有心人 ",當然是那些環保主義者。在他們眼里,桑伯格這個小姑娘 " 奇貨可居 ",她會成為一面旗幟、一把武器,以童言無忌的方式表達出成年人無法表達的激進話語。同樣因為這未成年人的身份,讓他們的敵人只好忍氣吞聲,因為攻擊一個孩子是不體面的。

而就像普京說的那樣,這個生活在黑白世界里的孩子根本不知道成人世界的復雜性,環保從來不僅僅是科學問題,它還是政治問題。而當桑伯格被當槍使了只好,她同時也吸引了 " 敵人 " 的火力,承受了來自四面八方的惡意。

此時的桑伯格,給人一種圣女貞德靈魂附體的感覺。眾所周知,英法百年戰爭期間,一個 14 歲不識字的牧羊女貞德,自稱受到了神的啟示,率領絕境中的法國軍隊打敗了英軍。她既是法蘭西民族的一面旗幟,但也是被法國王室所利用的 " 炮灰 ",結局也很悲慘。

桑伯格的遭遇當然不能和貞德相提并論,但二人的狀態卻大同小異,都憑著幼稚的想法和一腔熱血,殺進殘酷的成人世界,卻又取得了難以置信的影響力。而有心人又把她們推上了更高的舞臺,甚至是 " 祭臺 "。無論如何,這一切都不該由一個孩子來承受。

拋開桑伯格的年齡不談,單純回到環保這個話題。這個世界是不是在變暖?變暖之后對人類是不是有威脅?這些嚴肅的問題我想只有科學能回答。當然科學界內部也有爭議,不僅是理念之爭,同時也是利益之爭,人們都希望科學能為自己的利益背書。

而桑伯格的問題在于,她的見解和她的影響力并不匹配。一個外行,憑借著巨大的影響力散布很可能是錯誤的觀念。這種情況會有多危險?不妨聽聽經濟學家哈耶克的擔憂。

哈耶克曾經建議取消諾貝爾經濟學獎,因為他認為經濟學并不像自然科學那樣有著確鑿的結論,經濟學內部充滿爭議。然而諾貝爾獎卻能賦予經濟學家不應有的權威,而外行們又愿意傾聽權威的觀點,這就可能讓錯誤的觀念傳播出去,甚至影響到國家政策。

想想看,在哈耶克眼里,經濟學家都不值得信賴,那么一個擁有巨大影響力的孩子呢?環保是個大問題,但同時環保也是一好很專業的科學問題,一旦行差踏錯,可能會帶來不可挽回的后果。關于環保問題,值得請聽的聲音不來自環保主義者或是政治家們,自然也不來自一個孩子,它只能來自于科學共同體的主流聲音。

新文化報評論員 牛角

以上內容由"ZAKER吉林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相關標簽 普京牛角
頭條新聞

頭條新聞

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3d组六24住必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