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于ZAKER 融媒體解決方案 合作 加入

中央督導組離開前一天落馬的副廳,竟然窩藏了犯罪的人

上觀新聞 12-03

廳官涉嫌窩藏罪,并不常見!

而就在 12 月 2 日,政知圈 ( 微信 ID:wepolitics ) 從最高檢方面獲悉,內蒙古一個落馬廳官被公訴了,他涉嫌的罪名除了大家熟知的受賄罪外,還有 " 窩藏罪 "。

這個人,就是烏海市政協原副主席、民建烏海市委原主委呂紀俄(副廳級)。

新增一項罪名

呂紀俄,男,漢族,1957 年 11 月出生,今年 62 歲,大學學歷,高級工程師,民建會員,四川遂寧人,1974 年 11 月參加工作,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政協原副主席、民建烏海市委原主委。

他在烏海市工作多年,早年曾在烏海市烏達區礦務局五虎山當礦工人,1977 年 10 月到了內蒙古工學院化工系化機專業學習。

縱觀他的簡歷不難發現,這位官員在基層歷練多年,擔任過烏海市海勃灣區副區長,海南區副區長等,2001 年 9 月任烏海市政協副主席(至 2018 年 1 月),其間還擔任了 3 年的內蒙古一通廠董事長、總經理(2003 年 4 月至 2006 年 2 月)。

2018 年 8 月,呂紀俄退休。

今年 6 月 29 日,內蒙古自治區監委發布消息,呂紀俄涉嫌嚴重職務違法,目前正在接受監察調查。

值得一提的是," 窩藏罪 " 是在檢方公訴時新增的罪名。

在 10 月 23 日,呂紀俄被取消退休待遇時,監委曾通報稱,呂紀俄違規為子女安排入伍、工作,縱容、默許其子 " 吃空餉 ",為其子涉嫌犯罪案件說情、打招呼,干擾司法活動,充當黑惡勢力 " 保護傘 ";涉嫌受賄罪。

而在檢方指控時提到,呂紀俄明知是犯罪的人,還幫助其逃匿,情節嚴重,依法還應當以窩藏罪追究其刑事責任

補一個知識點。

刑法規定,明知是犯罪的人而為其提供隱藏處所、財物,幫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證明包庇的,處 3 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情節嚴重的,處 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
" 烏金之海 "

翻開地圖,烏海是內蒙古自治區西部一座新興工業城市,地處黃河上游,處于華北與西北的結合部," 蒙寧陜甘 " 經濟區結合部和沿黃經濟帶中心,是國家 " 新絲綢之路經濟帶 " 和呼包銀榆經濟區重要節點。

因煤炭資源密集,烏海被稱為 " 烏金之海 "。

作為在烏海官場浸淫多年的官員,呂紀俄也見證了烏海市多個高層先后落馬,如今,他也成了局中人。

1998 年 3 月,當呂紀俄從公司副經理的崗位履新烏海市海勃灣區副區長時,當時烏海市新增了一名副市長,他叫薄連根。

薄連根早年是在內蒙古交通廳任副廳長,1998 年 2 月至 2006 年 10 月在烏海市工作 8 年有余。2014 年 8 月,薄連根被判死緩,二審維持原判。

在呂紀俄任烏海市政協副主席期間,烏海曾先后迎來兩個一把手——白向群和侯鳳岐。

前者先是擔任了 5 年的烏海市長,于 2008 年 2 月任烏海市委書記,后者也是從烏海市長任上晉升的,在 2013 年 5 月至 2015 年 11 月任烏海市委書記。

2015 年 11 月,侯鳳岐在烏海市委書記任上被查,由此成了十八大后內蒙古自治區地級市第一位落馬的 " 一把手 "。落馬 21 個月后,他和妻子楊秀娥同庭受審。

△侯鳳岐和妻子

侯鳳岐被認定為受賄共 30 起,最大的一筆近 1000 萬,是烏海的 " 煤老板 " 所送。

白向群也最終未能幸免。

2018 年 4 月,已官至內蒙古自治區政府副主席的白向群被查,成了十九大后內蒙古落馬 " 首虎 "。

今年 10 月,白向群犯受賄罪、貪污罪、內幕交易、泄露內幕信息罪,獲刑 16 年。從 1999 年至 2018 年,白向群斂財 8515 萬元,其中索賄 1065 萬,官方稱,他在 " 配置煤炭資源 " 等方面為人提供幫助。

兒子涉嫌犯罪

當然不僅僅是一把手。

2018 年 10 月,內蒙古自治區公安廳原副廳長孟建偉被查。

這位官至正廳的警界要員,早年曾當過戰士和工人,之后在烏海市公安系統工作了 21 年,其間任烏海市公安局局長 4 年。

孟建偉被指無視黨紀國法、執法犯法,違規干預辦案,親自為黑惡勢力充當 " 保護傘 "。今年 9 月,孟建偉被公訴,他涉嫌多個罪名,其中包括非法持有槍支、彈藥罪。

持槍者也不僅僅是他一人。

孟建偉被查同月,烏海市委原常委、統戰部部長陳文庫被公訴,這位在烏海市工作了 36 年的廳官,被控違反國家關于槍支彈藥的管理規定,非法持有、私藏槍支、彈藥。

陳文庫被查是在 2018 年 5 月,當年 8 月,并不經常被媒體曝光的呂紀俄低調退休。

但他最終也成了這個 " 烏金之海 " 中的沉淪者。

呂紀俄被查是在 6 月 29 日,其間,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正在內蒙古開展為期一個月的進駐督導(2019 年 6 月 1 日至 6 月 30 日)。

呂紀俄到底窩藏了誰不妨等官方說法。

不過,根據監委的消息,他多個問題都與孩子有關,比如 " 違規為子女安排入伍、工作 ",再比如 " 為其子涉嫌犯罪案件說情、打招呼 " 等。

劃重點,其子涉嫌犯罪。

除此之外,他還有一個更加扎眼的問題——充當黑惡勢力 " 保護傘 "。

還是那句話,每一個坐大成勢的黑惡勢力,身后必有人撐腰縱容。" 保護傘 "" 關系網 " 一日不除,黑惡勢力就一日難絕。

誰都不例外。

欄目主編:顧萬全 本文作者:政知圈 文字編輯:楊蓉 題圖來源:視覺中國 圖片編輯:周寅杰

以上內容由"上觀新聞"上傳發布 查看原文

最新評論

沒有更多評論了
上觀新聞

上觀新聞

站上海,觀天下

訂閱

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掃碼分享

熱門推薦

查看更多內容
3d组六24住必中